Bi.Ge

Menu

我与秀芬

深圳今天下了大雨,还没来得及收的内裤又湿了,我坐在沙发上痴痴的拿着吹风机吹着内裤,在吹风机 的吵闹中我慢慢的沉淀和思考,我突然发现人不能闲,人一闲思绪总会流落到心底的柔软处…

尽管我在尽可能的告别曾经生活中的一切,可是在纷乱复杂的记忆中总会忍不住去探索那些温暖的画面 ,我想让它伴我度过这内心慢慢崩塌的雨夜,它像被雨水浸泡的房屋,那一大块一大块掉落的墙皮,和 浸泡过后翻裂的地板,我也无能无力,只能看着它。

我想如果阳光曾经照耀过那里,那一定是和秀芬在一起的日子,且谈不上鸟语花香,至少还算轻松自在 。

秀芬并不是一个坚强的女人,虽然她体型是我的两倍,我曾经形容她像一只站起来的北极熊,但是我知 道她的心却是敏感脆弱的。和我在一起时的她表现出了她体型之外的细心,那种无微不至是我们分开后 我才慢慢发现的,我想至少当时我不会像现在担心没有干净的内裤穿。

秀芬她家是我们县里开批发部的,现在应该叫超市吧,她平时和别人话不多,端坐在收钱柜台里面,抽 屉里是总有一本《故事会》旁边会放着半个老面馒头和一罐老干妈,闲来无事她总会翻看着《故事会》 就着老干妈吃馒头,在她眼里可能这就是小小的幸福吧,每次我去找她都会对我微笑一改往常的严肃风 貌,慌张的收起故事会,顺便把手指上的油擦在书上,我想那本《故事会》一定是老干妈味的。我喜欢 她的这些小举动,可能在她看来我一定是不一样的存在,也可能因为我是全县第一个拥有QQ号的男人。

当时的我正在街口的理发店做学徒,理发店的生活倒也不枯燥,只是长时间给客户洗头一年到头留不下 一双好手,在那个年龄的我辍学打工,从来没有考虑过生活会多么苦,下班后吃顿烧烤,可能就是一天 最大的幸福。如果说遇到秀芬是我18岁那年最开心的事第二开心的可能就是县里开了两家网吧,一家叫 逐浪网吧,一家就是毒狼网吧,一时间整个县的风貌都不一样了,人们似乎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网络科 技,时代的发展就像一个巨大的摆锤击打着当代年轻人的前列腺,给大家带去了无尽的快感。

我和理发店的同事疯少最大的乐趣就是下班后前往毒狼网吧来一场畅快淋漓的网上冲浪,和痴迷于蜘蛛 纸牌和扫雷的他不同,我更乐于探索人类的起源和生物的演化,可能是对语言有着不一样的天赋,也可 能是人类最原始的求知欲的驱使短短3天我已经能熟练掌握智能ABC输入法和大小写英文字母的切换,熟 练的游走在各个聊天室之间。网络是虚拟的但是我知道用真心换真情,为了体现我单纯的上网初衷,和 高贵的品格与追求,我给自己取了一个响亮的网名:渁瞐莮陔。

对于上网聊天我的同事疯少一直表示不屑,他说上网如果不是为了打游戏那将毫无意义,聊天纯粹是浪 费时间,你要是愿意2块钱一小时我愿意搁你家陪你聊一宿。我并没有理会疯少,因为他这种可以通宵玩 蜘蛛纸牌,看《快乐大本营》可以笑得蹦出屁的人永远不会懂得在网络世界捕猎的快感。因为你不知道 对面那个叫“䒸铯玫瑰”的人到底是一个彪形大汉,还是一个肤白貌美的小白兔,人生就像一场赌博, 聊天何尝不是?

我坐在电脑面前,我知道屏幕那头的她一定是有血有肉的有灵魂的,甚至可能还有狐臭,但是我不在意 ,我在意的是通过网络那灵魂与灵魂的交流,心与心的碰撞,我与䒸铯玫瑰已经在网上聊了快一个星期 了,每次对着满屏的聊天记录我都会幻想着她可爱娇羞的面庞我都忍不住傻笑,我期待着下次的网络相 遇期待着下次两个陌生人在网络上吐露着自己甜蜜的小心思,每次想到这里年轻气盛的海绵体总会莫名 的充血,我不知道为什么可能这就是网络的魔力,但是想到秀芬的脸和期待的眼神我又会迅速的冷却下 来,因为我知道以我现在的实力单挑我还是打不过她的。

从闭塞的网吧出来,外面的天已经黑了,我伸了伸懒腰舒展了一下筋骨,这时马路上传来一阵声响:春天 大剧院,每晚8点半,俄罗斯性感舞团,走过路过不要错过,春天大剧院,每晚8点半,俄罗斯性感舞团 ,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嘈杂的音响不断的重复着这几句宣传语,面包车上张贴着巨大的海报,性感的热 辣的美女图片应接不暇,让刚满18岁的我有些羞涩,忍不住盯着看了几眼,这时疯少开腔了:这几个娘们 的奶子估计比我的头都大了吧,好想埋进去呀过。我和疯少相视一笑,齐步走向了春天大剧院的方向, 今天我就要看看这奶子到底有没有我的头大。

男人之间的话题往往总是围绕着女人,剧场里面大部分都是男性,大家的脸上都带着一种说不出的喜悦 ,仿佛国家马上就要统一发老婆了,大家都在剧场内焦急的等待,喧闹的剧场人头攒动我和疯少向舞台 的边缘挤去,今天可不能浪费了这8块钱一张的门票。此时,灯光像一把出窍的利剑将黑暗劈开,帷幕逐 渐拉开,此时的我垫起了脚尖提起了肛,将括约肌收紧,眼睛顶着前方寻找着自己心中所期待的画面, 音响里传出激昂的音乐我知道今夜注定不平凡。

我知道人生总会面对很多第一次,它总会给我们的生活带去一丝改变,第一次哭,第一次笑,第一次接 吻,第一次失恋,我从不会去纠结它们的好坏,也不会去追寻它们的结果,因为这些第一次才组成了我 们完整的一生,但是这一次,我希望它从未发生过。

舞台的帷幕逐渐拉开,音乐也逐渐热烈,大家欢呼着,期盼着那俄罗斯的性感舞团,那金发碧眼的大长 腿,我少年梦遗时出现的画面,我的眼睛似乎闪放出了宇宙的光辉,但是下一秒的画面让我的宇宙崩塌 了,5个穿着比基尼的女人闯入了我的视野,那带着浓妆的女人,她们在舞台的中央热舞着,音乐灯光照 耀着她们,她们像午夜里的梦魇收割着少男们的春梦,她们热舞着甩着身上的赘肉,那肉在手臂在大腿 在肚子上仿佛随时会脱离她们的身体,快速而热烈的舞蹈让她们的汗液分泌更加旺盛,她们喘着粗气边 跳变唱,卖力的表演试图勾起在场每位雄性的性欲,那挑眉嘟嘴叉腰像一把把利刃插入我的胸膛,我未 曾想过性感二字会以这种形式表现出来。舞蹈结束收尾是一个双手展开做飞翔的动作,像一只雄鹰展翅 翱翔,仿佛要脱离地面一跃而起,那是生命的展翅那是灵魂的舞蹈,在她飞翔的瞬间那腋下浓密的腋毛 犹如亚马逊还没被人类发现的原始森林一般,植被茂盛且富有生机,我凝望着这黑色的丛林,这黑色丛 林也凝望着我,我第一次感受到了人类对未知的恐惧,在这暗淡的灯光中这片丛林里面隐藏着不可言喻 的危险。腋毛上的汗珠,犹如清晨的露珠,在灯光的映衬下闪烁着生命之光。

— 于 共写了2511个字
— 文内使用到的标签:

5条回应:“我与秀芬”

  1. 万能的小东说道:

    好文,赶快更新吧!

  2. W说道:

    写的不错,最后秀芬给你了吗?搞快更新!

  3. 康乔说道:

    这就太监了?

  4. 汉服网说道:

    老湿写的真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